第134章 这大概就叫相依为命

作品:《机缘聊天群

    “哥!”

    满身是血,本身问题不大看上去却严重的下人的王文泽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

    身子猛地一僵,脸上的表情突然就柔和了下来。

    抬手抹了把脸上的血迹,转过头尽可能的让自己笑得像没受伤一样。

    “诶!”

    应得中气十足,证明自己并没有受什么内伤。

    “哥,咱不干了!不干了好不好?”

    “哥没事。”

    转过身,宠溺的揉两下已经到自己下巴尖高度的小脑袋。

    “我家丫头可是天才,哥不能让你输在起跑线上啊!”

    “哥”

    少女扑在沾满血迹的怀里,泪水很快打湿了胸口。

    “你看看,哥这不是没事吗,只是看上去严重,实际上都是皮外伤。”

    也确实如此,这次走眼了,那种实力的独角兽,如果真对自己有恶意,自己也活不下来。

    把自己扒拉开,也只是不耐烦自己一直挡着去路而已。

    “哥”

    女孩不管,就哭,就哭,一直哭。

    “好!好!哥答应你,以后不干缺德事了好不好?”

    没办法,还不能把人推开,王文泽犹豫着伸出手,拍了拍女孩的后背。

    刚多久啊,一转眼就长成大姑娘了。

    “嗯~”

    带着哭腔,声如蚊呐。

    “说话算话。”

    似乎怕人又背着自己去坑蒙拐骗,又补充一句。

    “修炼慢一点也没什么啊,天地灵气又不要钱。

    虽然慢一点,但我资质好啊,又不会被谁落下。”

    “嗯,”王文泽苦笑这点头,心里用外人听不到的声音回应。

    哥啊,这次真不干了,哥找到了一个更有前途的活计。

    这话没说出口。

    宠溺的在揉两下小脑袋,“快起来吧,都成大姑娘了,也不怕人笑话。”

    “哪有人”

    不依又有些羞涩的反驳,耳边却也听到了轻快的脚步声。

    脸红红的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简单白衣裙、年龄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女迈着欢快的步子,高兴的像是随时可能要蹦起来一样从身边走过。

    这有那么开心吗?

    这城里是有她家的矿还是有她的情郎怎么着?

    心中好奇,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就这一看

    “吧嗒~”

    一枚精致的玉符随着少女欢乐的脚步被颠的掉了下来,发出清晰的声音。

    而那少女,似乎注意力根本就没在外物之上,脚步不停的往城里走着。

    两双眼睛,不约而同的盯上了那玉符。

    “好东西啊~”

    王文泽眼中带着精光,下意识的舔舔嘴唇。

    “哥~”

    少女责怪的白了一眼,“不是刚说了不做缺德事了。”

    “可是”

    有心想说自己又不是偷,这是捡。

    只是终还是在那双埋怨下隐藏着深深的担忧的眸子下败下阵来。

    “好吧好吧!你说怎么就怎么吧。”

    “嗯。”

    脸上就荡开了笑容,转身小跑着过去将那玉符捡起。

    “姑娘!”

    人没停,像是没听到。

    看了眼,跑着追了上去。

    “姑娘!”

    “嗯?”

    脚步停了下来,灵性的如同会说话的大眼睛看向那叫住自己的少女。

    在这双眼睛、这张脸的对称下,身后的少女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有些自卑。

    随后又倔强的把头抬起,弹开紧握着玉符以至指节都有些发白的手。

    “你东西掉了。”

    “咦?”

    很是惊讶的样子,只是落在身后的姑娘的身后那个坑蒙拐骗偷无所不通的正直书生哥哥眼中却分明似带着一些做作的假。

    “顾着赶路了,我还真没有发现呢。”

    将玉符从对方手中拿走,分明看到那一瞬间小姑娘的嘴角抽了下,眼中有一种能让人读懂的极力想要隐藏的情绪

    她知道,那情绪叫做肉疼!

    “那谢谢啊。”

    “没、没事。”

    笑笑,转身。

    一步。

    两步。

    三步。

    顿住。

    “对啦!”

    似刚刚想起,“这玉符对我可很重要呢,是小时候哥哥第一次挣到钱送我的呢。”

    似自言自语,又像是对身后的人诉说。

    “玉符差点弄丢了,你帮我捡了回来。

    我得感谢你一下啊!”

    手一番,掌心出现一枚戒指,犹豫了下又收回。

    不行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那么

    神识在储物手镯中扒了片刻,从一大堆出门时随手塞进去的杂物中找到了一块丢在犄角旮旯处的亮晶晶的小石头。

    “喏,这个给你做谢礼。”

    身后的姑娘看了一眼,没看出是什么东西。

    一块有些普通又有些不普通的小石头吧?

    心中这么猜测着,又犹豫着要不要接过来。

    结果没等她做出决定,少女啪的一生把小石头拍在她手中。

    “好啦!谢谢你啦!”

    挥了挥手,转身潇洒的离去。

    看了看手中的谢礼——一块亮晶晶的小石头,又看着那潇洒离去的少女。

    小姑娘脸上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抬起头,对走过来的哥哥露一个哭笑不得的笑容。

    “哥,我心疼。”

    王文泽看着自家一手养大的妹妹,回以一个哭笑不得的笑容。

    “我牙疼。”

    “啊?”

    因为把捡来的一看就很值钱的玉符还回去而心疼的情绪不知飞到了哪里,只剩下担心。

    “哥你是不是伤的很严重啊。”

    “没、不是,”王文泽抓住了在自己脸上乱摸的小手,指着她另一只手中的小石头。

    嘴角一抽一抽的,“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这一块亮晶晶的小石头啊,也不是灵石也不是灵晶。”

    “嗯。”

    王文泽点头,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目光复杂的往城内的方向看了一眼,那刚刚入城的少女早已看不见背影。

    沉默了一下,王文泽心情复杂的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这个东西啊,它叫做灵脉核心。”

    “灵脉核心?”

    小丫头眼睛瞬间瞪得老大。

    “是啊,”

    将丫头手中亮晶晶的小石头接过来握在手中,细细感受了一下。

    “南方一千三百里,一座小型灵脉。”

    “哥”

    女孩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我是不是不该接啊!”

    王文泽沉默。

    这东西,不看那玉符是谁送的被附加了感情的价值的话,自然是比区区一块精美的玉符来的珍贵的。

    而且就算考虑玉符的附加价值,感谢有请吃饭、有记人情、大不了送些丹药法器的小东西。

    哪有一上来就直接送矿的?

    家里有矿,家里矿多,也不会这么造啊。

    所以

    遇到好人了啊!

    心里这般想着,沉默了许久之后,王文泽笑看着妹妹。

    “还记得人长什么样吗?”

    歪着头回忆。

    那面容似乎也随着这般去回忆而越发的朦胧、模糊、至完全想不起。

    无奈的摇头。

    “那就是人家根本就没想着给你还的机会啊!”

    这语气充满了莫名的叹息。

    想他王文泽坑蒙拐骗伴生,赚到的前也不如他家妹子这一捡、一还啊。

    “收下吧。”

    思索着,做出了决定,“也记着吧,如果”

    如果怎样,他迟疑了下没有说。

    “嗯。”

    少女握着手中意义变得完全不同了的亮晶晶的小石头,红了眼眶。

    山海书院外城,穿着简单白衣裙的少女走在人群中,左看看、右看看。

    没能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忍不住微微皱眉。

    “臭小雪、笨小雪,都说了让沿途给我留下记号的嘛!”

    嘴里低声嘀咕着,又想起了城门外那被小雪留下来‘记号’的书生那对兄妹。

    “相依为命啊~”

    想着、想着,就停下了脚步。

    抬起头,看着天空某朵不断变幻的云。

    眼睛像是穿过了时光长河,看到了过去的那道身影。

    “哥哥!”

    缺了半扇门,四处漏风的破庙门口,小小的姑娘扎着小小的羊角辫。

    拿着木棍在地上写写画画着。

    哥哥说女孩子也要识字,认识字才能读书,读书才能明理,明理才能有出息。

    写着、写着,听到远处慌乱的脚步声。

    一抬头,就看到瘦弱的少年从远处跑来,失去了焦距的眼睛瞬间亮起。

    丢掉手中的木棍高高的跳了起来,蹦跳着就迎了上去。

    “阿璃,跑!快跑!”

    看着迎上来的女孩,少年慌乱的声音响起。

    脚步顿住,望着那追在少年身后骂骂咧咧恨不得将所有脏话都丢出的人群,不知所措。

    跑!

    哥哥说跑!

    但双腿像灌了铅一样,站在那里一动都不能动。

    眼看身影越来越近,女孩急的眼泪都流了一脸恨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

    瘦弱的少年已到近前,回头看一眼越来越近的人群。

    错身而过的瞬间一把把女孩捞起背在身后。

    “抓紧了!”

    短短的三个字,像是拥有神奇的魔力,冰冷的身体恢复了力气,‘嗯’一声,小小的双手紧紧的保住少年的双肩。

    怎么跑、怎么巅,坚决不松开。

    那一跑跑了有多久呢?

    好像有三个多时辰吧。

    少女看着那仿佛时光交错的两道身影,到后来哥哥都没有力气了呢。

    可是听着身后的叫骂声,后来不知怎的就跑的比之前更快了,把渐渐靠近的人群落的老远、老远。

    他们喊得什么来着?

    记得好像是有个人喊:发财了,丫头片子也挺漂亮。

    大致是这样吧?

    光影还在变幻。

    满是泥泞的土地长满的荆棘灌木丛里,悄悄的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

    “哥哥”

    刚喊出两个字,小嘴就被一只不算宽厚的大手捂住。

    “嘘~”

    一根手指竖在嘴边,无声的比了一个手势。

    会说话的大眼睛一瞪,两只小手下意识的捂在嘴边,浑然忘记了自己的嘴已经被一只大手捂住。

    身边

    “唰~唰唰~”

    脚步声响起,眼中如受伤的小兔子一般惊慌,心中一只小鹿扑通扑通的像是要跳出来。

    听着渐进的脚步声,少年无奈的皱眉,一只手穿过腋下轻轻的将女孩揽住。

    小小的心因有了依靠而不再惊慌,跳的就不再那般明显。

    好在终是没有被发现。

    “这次领头的好像是个小修士呢。”

    少女看着,评价着。

    一桩桩,一幕幕光影不断流转。

    整个童年,大多数处于流离失所,被各种各样的人群追着亡命奔逃之中。

    而神奇的是,那半点修为全无,肩膀不太宽厚,自己还有些瘦弱的少年,却每次都能护她周全。

    终于

    “阿璃~”

    这一次少年远远传来的声音不再慌乱,已经认识很多字的小姑娘听到了哥哥声音里的欢喜。

    抬起头,明亮的大眼睛看向远处,那跑来的身影,像是出现在天边。

    “阿璃,哥哥刚刚偷听了刘老头给徒弟的讲课,学了一门阵法。”

    小手下意识的把嘴捂住,不让自己发出惊叫声。

    随后才意识到这会没有危险,手松开,张了张嘴还是没能发出声音。

    “阿璃?”

    少年已经到了近前,从身后掏出一只肥嘟嘟的兔子。

    “看,哥哥买不起阵盘,试着用石头布阵还真的猎到了一只兔子呢。”

    那一餐两个人都吃的满嘴流油。

    “好像那一顿吃完,闹了三天的肚子呢。”

    少女的脸上依然带着笑,低声自语的评价。

    “阿璃,快来看,哥哥给你带回来了什么好东西!”

    一块晶莹的美玉被少年从怀里掏出,“这是可以做玉符的极品玉石哦,哥哥给人刻了三百多块初级聚灵镇换来的呢。”

    小手伸过去,接过摸了摸。

    用力的点头,“嗯。”

    “喜欢就好,不过现在还不能给你,”

    在女孩疑惑的目光中将玉块收回,又变戏法一般取出一把刻刀。

    “等哥哥把它做成守护玉符再送给阿璃,这样以后很多危险阿璃就都不用怕了。”

    一边落刀,一边口中碎碎念着。

    “老刘头只会几种基础阵法,哥都给偷学过来了。”

    “不过那玩意都威力不大,哥这些天自己琢磨出来了一个厉害的阵法,能困人能伤人。”

    絮絮叨叨着,玉符上的阵纹已经刻画完成。

    小心翼翼的从怀里取出一枚下品灵晶。

    想了想,又收回去,换成怀里唯一的一枚中品。

    刻刀落下,勾勒出几道纹路。

    指尖用力轻轻一捏。

    灵晶破碎,灵气在某种牵引力下没入玉符之中。

    随即玉符上的阵纹闪烁一道亮光。

    至亮光渐渐隐去,少年将玉符钻了个眼用红线穿起,挂在了女孩的脖子上。

    “哥不能修炼,这是哥自己独创的激活阵盘的方法呢,用到玉符上也可以。

    怎么样,哥是不是很厉害?”

    女孩抬起头,大眼睛中满是崇拜,狠狠的点头,“嗯!”

    “哥哥啊~阿璃宁愿你不这么天才呢!”

    明明很温馨的一幕,少女却突然红了眼眶。

    光影,还在继续

    “阿璃,快来!”

    少年在门前拼命的摇着手,“快看,这就是咱家。

    还记得吗?爹娘还在的时候,你整天骑在爹的脖子上满院子的跑,那时候哥还老吃你的醋呢!”

    姑娘的眼中带着理所当然的茫然。

    家被霸占的时候,她才四岁呢,哪里会记得那些去。

    所以

    “没事,不记得没关系。

    以后啊,这就是哥和阿璃的家了!”

    “嗯嗯。”

    大眼睛眯成了月牙,家这个字让女孩露出发自内心的笑。

    光阴荏苒。

    那个小家依然。

    房顶,小女孩已经长成少女,少年变成了青年。

    双双很没形象的躺在房顶上,望着天上一年一次的能接引太阴之力的月亮。

    “哥,月亮上真有神仙吗?”

    “傻不傻。”少年已经长成了青年,唯一不变的是还是那么好看。

    翻白眼的动作都那么好看,“都已经是通天境的大修士了,还相信月亮上住着神仙?”

    “那小时候哥都告诉人家月亮上住着一个叫做嫦娥的神仙啊!”

    说着,少女一翻身压在了青年的身上,看着少年的脸。

    “说起来,哥一直说嫦娥很好看很好看,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仙女。

    那嫦娥有哥好看吗?”

    “没有!”

    青年的回答异常笃定。

    “略略略,哥臭不要脸!”

    “切~”

    切了一声,青年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哥,你要不要给我找个嫂子啊,我认识好多漂亮的小仙子,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个?”

    白眼,“什么嫂子不嫂子的,哥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人仙子会看不上?”

    “嘻嘻,”少女抱着青年摇了摇,“没关系啊,哥看上了谁,跟阿璃说。

    阿璃去给你上门提亲,她敢不同意,阿璃就杀她全家。”

    “哎呦,这还是我的妹妹吗?我的妹妹不可能这么凶残啊!”

    “才没有!”

    少女不依,“哥你说嘛,你有没有喜欢的小仙子啊!”

    “什么仙子不仙子的,哥眼里只有阵法,阵纹才是哥的老婆。”

    “哦,”吐了吐舌头,少女又骑到了青年的身上,“那我呢?

    哥你心里只有阵法,那我呢?”

    “你?”青年看着她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智障,“你是我妹啊!”

    “哎呀,这个答案不对!”

    “嗯?”

    青年翻身而起,“怎么可能,当初娘生你的时候哥可是陪着爹在院子里来来回回走了两个时辰呢!”

    “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少女翻了翻白眼,“我的意思是这个答案听腻了,你要换一个。”

    “可你就是哥的妹妹啊,这么多年了难不成你要当姐姐?

    那可不行!”

    “我”

    少女咬牙切齿,“哥你这辈子都找不到老婆你信不信?”

    “切,我还不找呢!”

    咬牙,“我的意思是你看别人家的哥哥,我好妹妹啊,亲妹妹啊,青春无敌美少女妹妹啊!

    怎么我到你这里就只落的一个妹呢?”

    “那不还是一样?再多前缀不也都是妹。”

    “那能一样吗?你就不会夸夸人家?”

    少女气急,又无可奈可,“算了那你说阵纹是你老婆,那我呢?我是你的什么?”

    问完又紧跟了一句,“我拒绝妹妹这个回答。”

    “嗯”

    青年从边上的果盘抓过一个甜瓜。

    “咔嚓!”

    要了一头,眼睛一亮。

    “你啊你是哥的小甜甜。”

    “咦~”

    少女一脸嫌弃,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变态,仿佛头一次知道,原来你是这样的哥哥。

    “真的”

    青年笑着把另一个甜瓜递过去,“要不然你带来的甜瓜怎么会这么甜。哈哈哈~”

    说着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少女:“”

    好气哦!可还要保持微笑。

    “家”

    看着那两道嬉闹的身影,少女口中轻声喃呢,“家没了。”

    “哥最近外面好乱啊。”

    “没事哥会保护你的。”

    “哥”少女翻着白眼,“我都已经蜕凡了好吧,还用的着你保护?”

    “嘿!”请您啊不乐意,“你这是看不起哥呐?莫说蜕凡,哥分分钟能给你杀一群域主你信不信?”

    “信信信!”

    少女讨好的笑着,“可是再这么乱下去,咱家会不会受影响啊?”

    “没事。”

    青年笑着,笑着看向北方,眼中闪烁着冷光。

    “乱不乱的咱们不管,但敢毁了哥和阿璃的家,哥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边上,少女无声。

    “怎么,不相信哥啊?”

    少女转过头,目光复杂,“信!信!哥最厉害了,才不是她们口中的废人呢!”

    “那是!”

    青年自得,随即语气一转,“别以为哥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想都不要想。”

    “可是,哥”

    “没门。”

    青年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有哥呢,哪轮得到你。”

    躺在房顶上照着月光,青年目视北方。

    “听劝的话,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就好。

    他们真赶来,信不信哥分分钟屠他一百万!”

    “信!”

    少女点头,顺着青年的目光看去。

    片刻后,收回目光,语气中带着些许迟疑。

    “哥,要不咱闭一下吧。”

    “闭?”

    青年瞅她一眼,“往哪闭?怎么能闭?”

    在那双仿佛能看透一切的目光下,少女低下了头。

    耳边响起的是轻轻却在心里掀起惊涛骇浪的声音。

    “别以为哥不知道,你在走成道路。”

    “哥~”

    少女带着颤音。

    “放心吧,哥有准备。”

    “哥!”

    少女带着颤音。

    孑立人群。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