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上个时代的教父

作品:《某美漫的反英雄

    监狱入夜以后,一扫白天的安静,开始沸腾躁动。

    牢房里的囚犯们敲打着铁门,口中不断地呼喊“自由”。每个监区都是如此,声音接连汇成震天响般的浪潮。

    关押在古拉格监狱系统的罪犯,大多数都有的倾向,很容易就会发生暴动。

    镇压的越凶狠,反弹的越强烈,这可以说是战斗民族的惯有特色。

    后来为了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古拉格管理局决定给予犯人更多的活动时间,减轻白天的高强度劳动。

    典狱长还特别准许,晚上各个监区能够举办“搏击游戏”,用来发泄犯人无处释放的旺盛精力。

    入夜后的两个小时牢门敞开,是属于这些暴力分子的“自由时间”。

    有人曾经试着趁机逃走,不过他们都在越过木栅栏的时候,被机枪打成筛子了。

    监狱允许囚犯在他们的规则下,得到些许额外的恩赐,可是一旦谁要逾越那条警戒线,下场绝对不会好过。

    李奥推开牢门,感受着这股久违的暴力气息。

    那些体格强壮,凶神恶煞的帮派分子,囚徒恶棍,如潮水般涌出牢房,开始向着监区的惩教场所走去。

    “那些家伙为什么盯着我?”

    紧跟人潮的李奥看向旁边的老头。

    这个喜欢捧着斯大林著作,因为反动言论被抓进监狱的俄国老头,叫做维克多-雷泽诺夫。

    其实他没看上去那么老,脸颊干瘦,那双眼睛看似浑浊,却像是老人与海里的那个渔夫,偶尔闪过格外坚毅的光芒。

    “他们都是光头党的成员,你刚刚踢断了瓦列里的一条腿,他正好是光头党的人。”

    老头维克多手里拿着一本书,跟在李奥的身后。

    他抬头看了对方一眼,轻声道:“不管你找伊万科夫做什么,最好还是别招惹光头党,他们是一帮极端民族主义者,像你这样的人很危险。”

    李奥眉头微挑,上次自己来的时候,可没有什么搏击游戏和光头党。

    至于后者,他多少也了解一点。

    这帮喜欢剃光头,穿迷彩裤和在身上纹“卍”字的家伙,是二战之后纳(na)粹主义的另类延续。

    他们主张俄罗斯人(白种人)至上,崇尚暴力,甚至提出了“俄罗斯是俄罗斯人的俄罗斯”这样的激进口号。

    之所以称为“光头党”,则是因为这些人的标志是光头和纳(na)粹纹身。

    他们统一的偶像是那位小胡子元首,主要的集会日是每年四月的最后一周(希特勒生日为4月20日)。

    早期的光头党人数并不多,只是近年来愈发活跃,仅俄罗斯各地区就发展到了五万多人,而且逐渐呈现军事化特征,组织结构严密,拥有大量的军事武器,连车臣的武装分子都不愿意招惹。

    “你应该祈祷他们别惹上我。”

    李奥淡淡一笑,他可没什么兴趣陪这群暴力分子玩监狱风云。

    找到曾是俄国黑帮教父级人物的维亚切斯拉夫-伊万科夫,确定关押在女监区的莱拉-迈克尔斯的具体地点,然后打包带走。

    预计在十个小时内完成任务——如果不出现意外的话!

    这就是李奥准备要做的事情。

    “我要怎么去六号监区?”

    李奥看着老头维克多,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沧桑的脸庞下藏着很多故事,可惜自己现在既没有时间,也没有酒。

    “看到打架的那个光头男人了么?他叫列夫-克拉夫琴科,是四号监区最能打的。”

    坐在一条长椅上的维克多,眼睛瞟向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魁梧壮汉。

    “六号监区是搏击游戏最激烈的地方,很多狱警都在那里下注,你打赢列夫-克拉夫琴科,看守监区的老大就会让你去六号监区参加游戏。”

    “就这样?”

    “就这样。”

    李奥注视着围成一圈,黑压压的汹涌人潮,表示有些惊讶。

    站在中间的光头壮汉出拳又狠又重,那些上场的囚犯根本不是对手,一场搏击游戏下来,失败者都是被抬下去的。

    “胜利者到底有什么好处?让这些人像是不要命一样。”

    就刚才上场的那个人,最少也是轻度脑震荡,鼻梁折断,肋骨和胸骨断裂。

    这样的伤势在医疗设施不够完善的监狱里,可不算轻。

    “香烟,女人,伏特加,其他人的尊敬……这些都是值得囚犯疯狂的好东西。”

    维克多叹息着说道。

    “想来你应该只会喜欢伏特加了,等下送你!”

    李奥站起身,大步走下去推开面前的人墙,进入场地中央。

    叫做列夫-克拉夫琴科的光头壮汉嘿嘿一笑,身材挺拔的李奥在他面前,竟然稍显瘦弱。

    作为光头党的骨干成员,克拉夫琴科没有废话,直接挥着硕大的拳头扑过来。

    “把这个美国佬揍得抱头痛哭。”

    这是光头壮汉挥拳时的想法。

    嘭!

    仅仅一个回合,这个四号监区最能打的男人,就像个娘们一样倒在地上。

    “还有谁?”

    收回踩在光头脑袋上的那条腿,李奥环顾四周,高声问道。

    …………

    十分钟以后,李奥来到六号监区。

    跟在他旁边的狱警眼神炙热,这并非是出于某种哲学的气息,而是看到摇钱树的狂喜。

    这个有些陌生的年轻人在四号监区,轻松干翻了五个光头党的打手,过程简单到让人怀疑是打假赛。

    “我去给你报名铁笼搏斗,你站在此地不要走动。”

    负责帮同事们下注的狱警叮嘱道,他倒是不担心李奥趁机逃走,除非对方能跑得过子弹。

    到时候找不到人的问题也不存在,监狱每三天清查一次,逗留在其他监区的囚犯,可是要被关禁闭的。

    李奥才不在乎狱警是去买橘子,还是下注,他打量四周,不由地啧啧称奇。

    六号监区的休闲场地,是一栋三层高的水泥建筑,震天轰响的喧闹声扑面而来。

    那些囚犯疯狂地呐喊,像是欣赏拳击比赛的观众,而他们目光聚集的焦点,则是一座焊接的巨大铁笼,足足有四米多高。

    上下三层楼中间打通,顶层站着手持电棍的巡视狱警,而距离这座建筑的不远处,两座警戒岗哨里探出冰冷的枪口。

    所谓的下注,是典狱长和伊万科夫共同合作的生意,双方都把这当成是无聊消遣的游戏。

    “我要见伊万科夫,告诉他老朋友来了。”

    李奥径直登上二楼,朝着守在门口的打手说道。

    这些暴力分子的凶恶眼神,可吓不到他。

    不到两分钟,李奥就在一片嘈杂叫嚷的火热气氛里,看到了待在顶层的伊万科夫。

    这个曾经的俄国教父,获得“律贼”称号的传奇人物,身材魁梧,目如鹰隼,满是皱纹的苍老脸庞,像是铜铁浇铸出来似的。

    “李奥-怀特!你这个该死的小混蛋!”

    老人热情地伸出双手,一把抱住走上来的李奥,他哈哈笑道:“你穿囚服的样子,可比一身高档西装帅多了!”

    “伊万科夫,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精神。”

    李奥同样回以热情地问候,面前的这个老人可能是俄国黑帮最知名的一位教父。

    现在那些帮派的老大,多半都是他的徒子徒孙。

    伊万科夫出生于前苏联格鲁吉亚,从小就表现得桀骜不驯,早早辍学混迹于街头帮派,进监狱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

    正是因为这段经历,后来的伊万科夫成为了一名黑市贩子,当时在苏联时代,强硬的政权压制了黑帮生存的空间,监狱反而成了帮派滋生的良好土壤。

    于是他看准机会,频繁出入于各大监狱,开始是兜售烟酒等物品,人脉得到扩张以后,逐渐发展到贩卖军火、伪造货币和毒品交易。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逐渐在高墙内外牢牢构筑了一个庞大的地下王国。

    不过很可惜,在那个政权动荡,风云变幻的大时代,即使做到俄国黑帮的教父,得到古拉格律贼的称号,伊万科夫还是被逮捕了。

    哪怕在红色帝国崩塌瓦解以后,他仍然由于某些原因,囚禁于古拉格监狱。

    “你又准备干什么?上次你给巨象帮和太阳帮那些人,可是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很多人都申请换监狱离开了。”

    伊万科夫爽朗笑道,一点儿也没有黑帮教父的威严气势。

    “帮我找个人,莱拉-迈克尔斯,应该是在半个月前关进这里。”

    李奥也不遮掩,开门见山提出要求。

    “半个小时。”

    伊万科夫点头,朝身边一个打手吩咐了几句。

    他拍着李奥的肩膀,两人走到看台边缘,注视着铁笼里的惨烈搏斗。

    “有个新来的,打架很猛,有没有兴趣下场玩玩?”

    “我刚在四号监区,打倒了几个光头猛男,一般货色可引不起我的兴趣。”

    李奥微微摇头,他是来执行营救任务,可不能像上次一样那么高调。

    “看到那个黑人大块头没有?真名叫做本-特纳,监狱里的囚犯都叫他‘铜虎’。”

    伊万科夫手指向站在铁笼附近的黑人,对方似乎有所感应,抬头看向高台上的年轻人。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