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复姓司徒

作品:《诸天玩家在线

    【地下擂台连胜次数2,获得随机经验3点!】

    【练肉+1】

    【练皮+1】

    【练骨+1】

    高仁看了眼倒在血泊中的白人大光头,即便知道是少林的人,他也没有留手。

    敢上擂打拳,就要做好倒在擂台上的准备。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此时留手,下一秒死的可能就是自己。

    “死了?”

    艾达很不理解,看上去很正常,怎么一上擂台就会暴戾的次次打死人。

    大家都是为了搵钱,打败了便好了呗。

    擂台打死人倒不要紧,但次次打死人,岂不是将人都得罪光了,自掘坟墓。

    揉了揉眉心,韩国棒子得罪了便得罪了,反正本就是竞争对手,打死十个八个都没关系;金三角那群毒枭,手还伸不到美国来,即便来了,fbi也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只是这少林寺……

    艾达感觉有些头疼。

    不过擂台争斗,被打死,也没什么大问题。

    这就是规则下打拳的好处,管杀不管埋。

    “他是个高手,如果我不果断出手,稍有不慎,倒霉的就是我!”高仁拿过《八卦掌学》,看着好几个白大褂抬着担架和医疗设备进入擂台,摇了摇头,暗劲当胸贯透,五脏六腑碎裂,大罗金仙都救不回来了。

    这时候,正好看到两个华人龙行虎步的出现,其中一人目露凶光,朝着高仁狠狠地瞪了过来。

    高仁皱了皱眉,明知故问道“怎么?他还有其他背景?”

    “我得到消息,少林正积极开拓海外业务,收了不少海外的徒弟,你知道东方人的体格和白人、黑人不能比,少林寺图谋不小,这个释永虎来打地下黑拳,想来少林已经准备好要扩张了吧!过江龙呢……天下武功出少林,你今天打死了他,今后肯定有高手要来报仇喽!”艾达耸了耸肩,有些无奈。

    “报仇?乐意至极!”

    “你还真是个拳痴!真搞不懂,你何苦要在拳台上刨食?放心啦,这里是旧金山,不是大陆也不是香江,这一战过后,第四擂的擂主你可以坐一坐了,也算是委员会当红拳手,而且有我、阮天等人的人脉,没有人敢在规则外对你动手,要杀你,也只会在拳台上用拳打死你……呸呸呸,这话不吉利,是你打死他们!”

    艾达眼睛转了转,用只能他们两个听到的声音道“我找了个古董商,你明天给我看看,大家一起发财……”

    “多少?”

    “二十!”

    “二十?嘿嘿,你打发叫花子啊!”

    “喂……很多了好不,纯利润啊!比你打拳挣的多得多,如果在香江,不要说给你百分之二十,不把你骨头啃完,敲骨吸髓,我跟你姓……”

    “要不你跟我姓,艾达?高……”高仁一巴掌拍在那蹦的紧紧的皮裤上,饱满、丰腴,手感极好,弹性十足。

    “……”艾达眯了眯眼,刚要说话,突然面色一变。

    高仁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走来一位戴着金丝眼睛,气质温润尔雅,一眼看上去便风度翩翩的年轻人。

    他搂着一个气质颇佳的金发美女,身后站着两个戴着墨镜的大汉。

    “艾达,你还真是找了个好手,暗劲啊!这种高手打第四擂岂不是太可惜了,来我这里,出场费我最低给你开10万,每打赢一场给你50万的奖励。”

    看上去一脸书生样的年轻人,毫不客气的当着艾达的面挖人。

    艾达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愤怒的声音从喉咙里迸出来“司徒珏,你当我是空气吗?”

    “艾达,不管怎么说,我是你哥,大家都是一家人,这么好的拳手,在你手里实在太浪费了,浪费是可耻的。阿仁,来我这里,钱我管够,如果想要女人的话,艾达这种姿色的我每个月给你换着玩,我还能找致公堂的高手给你指点,要知道这个拳台,没实力总有一天会倒下去的,倒下去,可能就起不来了……”

    这个司徒珏指了指离去的两个中年人,笑道“少林这条过江龙,你能挡得住?”

    高仁没理会这个司徒珏,而是对着艾达问道“你姓司徒?洪门致公堂的司徒家族?”

    “哈哈哈哈,不过一个私生女罢了,你不用舔她……”司徒珏代艾达回答,眼中带着讥笑。

    “哦!”

    高仁点点头,司徒家以前出了一位司徒美堂,开国大典,站在身边。

    关于美国洪门致公堂的司徒家族,高仁作为穿越者,在收集这个世界信息的时候没有理由不好好弄明白。

    这个家族,自四五十年代开始就屹立于美国的上流社会,除了掌控巨额财富的美金之外,还暗中主宰着美国华人帮会的大权,更和美国的许多财团家族都有着亲密有好的往来。

    毕竟,当年美国二战最著名的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在年轻的时候,都在司徒美堂这位大佬所领导的致公堂组织里做过法律顾问!

    甚至十几年前,在美国居住的功夫巨星李小龙都受过洪门致公堂的帮助。

    “司徒兄,你这是抢我的人?!我还靠着阿仁吃饭呢!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啊!”

    阮天大步流星走来,拎着一个手提箱,里面自然就是美金喽!

    黑拳买马,都是现金交易。

    “阮少,你有这么好的资源,找我啊!靠艾达能赚几个钱,你在拉斯维加斯输了八百万,每个月靠他挣的钱只能还利息吧,什么时候腰包能鼓起来?大家一起发财喽,阮少,让他打第七擂,第八擂,胜个一场,比得上在第四擂胜十场了。”

    “司徒兄,如果输了,难倒我亲自上台打擂搵钱?家里管的紧,有个摇钱树已经不错了,你们那个圈子玩的太大,我家小业小,经不起折腾啊!”

    司徒珏打了个响指,他身后一个西装墨镜大汉递过来支票和笔,唰唰唰写完,说道“三百万买断,我看好他,合作愉快嘛……”

    “阮天!”

    艾达冷声急道,她知道现在阮天的经济状况,也知道他的为人,这种情况,他真的会答应。

    阮天对着艾达露出抱歉的表情,说道“老同学,抱歉了!”

    “咳咳……”高仁咳嗽了两声,讥笑道“你们是在交易我吗?如果我说不呢?”

    司徒珏“呵呵”一笑,说道“每天沉进太平洋的尸体数都数不过来啊!偷渡客,死了就死了呗!法律都不管的。”

    “这么说,我只能现在打死你,然后亡命天涯喽?阮少,你挡得住我?我明劲的时候就能压着你打,现在你挡我试试!近在咫尺,人尽敌国,几位听说过没有?发财,我喜欢,靠我发财,也没问题……”

    高仁虎视眈眈的瞪着司徒珏“但……我不当奴隶……”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